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澳門印記

去澳門的計畫是與chiro離開香港前一晚決定去的,因為chiro好不容易請到假期。Chiro是ctrip網廣州俱樂部的版主,年齡不大的她已是“老驢”了,說起旅遊,她可是眉飛色舞的,是一個熱愛自助遊的小女孩。

    自助遊是一個能夠發現不少驚喜的旅遊方式,在旅途中你可以按自己的方式去尋找到你要的東西,可能孤獨,也可能危險,但其中的樂趣與挑戰也是令自助遊的“驢友”們樂此不彼的行進。

    澳門是個非常小的城市,據說只有幾十萬人,共分三個城區。澳門、飛水仔、路環區。下午6點,從香港到澳門飛船1小時就到,去訂酒店的旅行社尋問飛水仔酒店價格,全訂滿了,僅有新世紀酒店是360元,對於自助遊的客人來說,算是有一點貴。決定坐車去飛水仔,看看是否有其他的酒店。澳門本身不大,飛水仔也很小,背著在香港買了不少物品的背包在飛水仔的大街是行走,原來整個飛水仔只有三家酒店,而且也不知是什麼原因,這三家酒店全滿了。我倆只好打的士回澳門區去找酒店。在的士上,問起司機哪里的酒店比較方便與便宜,司機就大講:如果你倆只住一晚,就去按摩中心啦,按完摩還可以睡到天亮。我倆想想這主意也不錯,就讓司機載我們到澳門特色的餐館吃個晚餐再找按摩中心。

    晚餐巨貴,三個菜就216元了,與廣州的”澳門街”之風味與格調相比也太次了。此時夜幕已降,再上另外一的士,讓司機載我們到何先生開了”回力球俱樂部”,聽司機說那裏設有女賓部的按摩中心。走了兩小時,我背上的背包已覺太沉,就假裝要去”回力球俱樂部”賭錢,將背包存放到賭場的存包處。來到回力球的按摩中心一問價格:228元/人,心想太貴,還是看看其他的地方,按地圖的廣告看到有一叫”莉莉按摩中心”的就在附近,來到莉莉中心,有一股黑社會的感覺,兩個人不敢多說,轉身就走。

    正走在街上,聽到一老婦人的聲音:靚女,要租房嗎?
    我倆只答了一句:哦。
    這個老婦人就熱情地跟我倆介紹起她的房間:單間雙人房,有熱水等,一晚100元港幣,可以看房。我倆一聽,對望一眼,看看也無妨。雖然心裏七上八下地擔心澳門黑社會什麼地,但是仍是跟著老婦人上了樓看房間。
    這是一個住家的一廳三房,老闆買下來分成三份租給客人,賭場就在一旁,也是很好生意的。
    老婦人熱情的問起我的鄉下在哪里,我說在廣州。她高興地說她是番禺鐘村人,嫁到順德也到澳門。。。。。這時,我也與她嘮起來了,看來這個老婦人不是壞人,我倆決定租下。一夜無話。

    第二天,我們又假裝去賭場賭錢將背包存放到”回力球”,只挎著腰包和相機去飛水仔采風景去了。

    在飛水仔對當地人的感覺與在澳門的感覺是兩個世界,澳門那的多數人眼裏都畫著$$,而有飛水仔的人就友善多了,從澳門到飛水仔有有兩座雄偉的大橋,而飛水仔又有一條寬闊的公路通向路環。交通其實還挺方便的。路環以黑沙海灘出名,顧名思義就是那海灘上的沙是黑色的。可惜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去看了,還是抓緊時間去飛水仔的官也街去看看吧。飛水仔最熱鬧的街市附近餐館林立,那些比較出名的葡國餐館的名字都挺有趣的,小飛象啦,木偶啦,公雞啦什麼的,聽上去像是童話世界裏蹦出來的一樣。在車夫厘子買了點手信。

    漫步在官也街裏就像是小鎮假日裏趕集的感覺,悠閒,輕鬆,不同的是古老的建築添加了一些異國風情。澳門是島國,從前的人們以捕魚為生,因此,產生的敬拜的神廟也很多。我和Chiro想瞭解多點方面的故事,就在每一個廟裏和廟祝聊聊,聽他們講他們膜拜的神話故事:北帝廟、觀音堂、醫靈廟、三婆廟等。參觀龍環葡韻韻,這是澳門八景之一,也是飛水仔極富的景點,建於1921年,是離島高級官員的官邸,尤其是一些土生葡人的住宅。這裏很少看到有大陸來的遊客,多數是自助遊客或者香港來的遊客。

    坐在一家葡國咖啡餐館,喝著咖啡,和Chiro聊起澳門。覺得澳門是一個殖民屬地,她沒自己的文化,這小島的經濟支柱-----賭場,演繹著多少人間大喜大悲!而政府應該著重文化的建設,比如在乙水仔,就可以設立異國風情的文化街,讓更多的遊人認識她。

    坐車到媽祖閣。這媽祖閣背山面海而建,至今已有五百多年歷史。沿石階拾級而上,這裏的遊人太多了,南腔北調,很是擁擠。一路上香煙繚繞的,我倆不太喜歡,所以到達頂端的弘仁殿后就匆匆下山了。

    下午四點,是歸家的時候了,一踏進拱北關,心裏就踏實許多:回到家的感覺真好!
返回列表